描写人物的故事(人物故事怎么写)

1yi1yi_com 2022-03-12 阅读:15

不得不说,《红楼梦》里的夏金桂真是一个异类。

她出身不低,生于一等一的富贵之家,家里是户部挂名行商的皇商,在京中非常有名,专为皇家提供桂花,又有“桂花夏家”的名头,比起日薄西山的薛家,夏家还是要强多了。

按理说,从大门户中走出的夏金桂,不说像薛宝钗,林黛玉那样知书识礼,为人稳重,却也不至于太差吧。而且在还没有嫁进薛家时,据传夏 *** 也是会读书,认字的。连香菱都充满期盼,又多了一个做诗的人了。

可是恰恰相反,这位夏金桂虽出自名门,身上却没有一点名门淑女的影子,反而跟个市井泼妇无区别。来到薛家后,将薛家弄得鸡飞狗跳,人仰马翻,再无安宁之日。

通观此人,感觉她的脑回路有问题。她好像就是喜欢争斗,生事,过不了安生日子。而除了这些,她再也干不了别的。凡事原本该有个原因,可是夏金桂的行事风格,就是我行我素,看谁都不顺眼,作天作地,可是她的目的是什么呢?她得到了想要的吗?她快乐吗?

她够泼够毒,但也够蠢。有人将她与王熙凤相提并论,那可真是给凤姐儿提鞋都不配,凤姐儿有头脑有智谋,既能杀伐决断,亦能收买人心,能刚能柔,有人恨她,却也有人信她、用她,捧她。

描写人物的故事

而夏金桂呢?有人喜欢她吗?有人认可她吗?除了她的老母亲,还有图新婚新鲜的薛蟠,还有谁对她有过好感?她靠什么来行走于下半生呢?

很显然,夏金桂看任何人都不顺眼,把全世界都当作了敌人。所以,她忙着搞斗争,斗完这个斗那个,让别人不得安宁,也让自己不得消停。人家的生活是琴棋书画,她的生活就只剩下搞事情。

说起夏金桂,也不是嫁入薛家才这样,她在娘家即是如此。因她是家中独女,母亲分外娇宠,竟酿成了盗趾的性气。自己尊如菩萨,他人秽如粪土,外具花柳之姿,内秉风雷之性。在娘家就经常与丫环使性弄气,轻骂重打的。总而言之,夏金桂是缺乏家教和素养,凡事必须要依照自己而行,否则必然各种折腾。

因为母亲的娇纵,她从来不知道人与人之间的相处,是需要讲道理,讲礼仪的,在她的经验里,只要自己够狠够凶,只要能把别人压制下去,自己就成了女王,唯我独尊。从某方面来说,夏金桂就是女版的“呆霸王”,都是被惯出来的。

在娘家如此,到了婆家,做了媳妇,夏金桂不仅没有收敛,反而是变本加厉了。她觉得要做当家大奶奶,必须得立威,否则就会被吃定。怎样立威,她一没有管理之才,二也没有贤良之德,还是把家里的那一套搬出来吧。面对夫君,她认为自己必须得先发制人,压制住对方,这一点其实犹可,毕竟薛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。

描写人物的故事

但她将柔弱无辜的香菱当作劲敌,起了宋太祖灭唐之意,不得不说,她真的是蠢,在这世上,多一个朋友,总比多一个敌人好。何况,她只要稍加观察和了解,就应该发现,香菱是毫无杀伤力的,对她丝毫构不成威胁。除去香菱,对她也没什么好处。可是夏金桂不管了,就是看香菱不顺眼,一是嫉妒,二是香菱的名字是宝钗起的,这一点也令她不爽描写人物的故事!鬼才知道一向端方有礼的宝钗何时将她得罪了描写人物的故事

其实,夏金桂就是这样不分黑白是非的人,呆霸王她要治,好人她更得欺负,要把薛家人都踩下去,方才有成就感。只不过香菱更好收拾,柿子当然得拣软的捏。于是,她找借口将香菱要到身边,各种折磨,又借着薛蟠对她的陪嫁丫环宝蟾起了色心,来了一招借刀杀人之计。果然,这一招很奏效,撞破薛蟠好事的香菱被追着打。继而又诬陷香菱画符咒她,闹得阖家不宁。

夏金桂意欲置香菱于死地,实则就是在给薛家一个下马威。若薛家事事都依从了她,从此以后,她便更肆无忌惮了。其实,若她知足些,日子也是过得的。因为她家的背景,一开始薛家待她还是很宽容的,薛姨妈虽是婆婆,却从来不在她面前拿大,反而在两夫妻置气后责骂薛蟠,说人家凤凰蛋似的养了一个女儿,花朵儿般轻巧之类,你不安分守己过日子之类的话。

多么明理的婆婆!很给她面子了吧?可有了婆婆的撑腰,夏金桂不是感激,装了一阵病的夏金桂反而更得意,甚至她持戈试马起来,从薛蟠到薛姨妈,甚至到宝钗,她都想一一拿下。若不是宝钗机警,恐怕也要被她治住了。

描写人物的故事

夏金桂把薛家的人当作了敌人,而不是一心一意过日子的家人。能降服得了他们,她就得意,若不能,她就气急败坏,闹得鸡声鹅斗。但她徒有蛮横,乃有勇无谋一莽夫。她的那些手段实在不高明,有理走遍天下,无理寸步难行,首先她就占不住理。

她的种种行为,不过是泼妇而己,让人看不起。而仗着一股狠劲,她以为自己能将众人收拾个遍,可是这有什么意义?她自己快乐吗?没有,别人不快乐,她同样也没那么好过,成天处在怒火之中,易歇斯底里。

更闹心的是,她的丫环宝蟾都和她闹开了,果然有其主必有其仆,宝蟾在夏金桂那里,也学到了不少胡搅蛮缠的本事,两人争斗起来,场面更是难以控制。连陪嫁丫环都与之离心离德,夏金桂真是够失败了。从此后,她定会更与世界为敌,再无一人可信可靠,这难道不是她自己的问题吗?

夏金桂往日在娘家时,不管怎样闹,总有溺爱她的母亲为她收拾残局,纵容着她。而她到了薛家,仍想以强势压人,却不知道,不是每个人都是她妈。虽然薛家碍于她的娘家,不会太计较,然而亦不会理会她了。

描写人物的故事

她喜欢怎么作就作吧,反正大家对她失望透顶了。连薛蟠都被两个女人的斗法闹得常躲了出去。而夏金桂高兴了,就打牌玩乐,炸焦骨头下酒,不高兴了就开骂,说描写人物的故事:“有别的王八粉头乐的,我为什么不乐!”可是把日子过成这样,她有什么能耐,又有什么快活可言?

无论是在娘家,还是在薛家,夏金桂从来没有朋友。在她的观念里,要做一个强者,不是让自己变得更优秀,也不是学会与人相处,而是将世界踩在脚下狠狠践踏,让所有人对她俯首称臣。

这是多没脑子的一个姑娘啊,从来没有同情心,也没有同理心,她以为自己是独霸天下的女王,可是她早就成了孤家寡人。把全世界当作敌人,终于,全世界也真的成了她的敌人,回赠她的,只有冷漠和疏远。

要想获得别人的尊重和认可,可以有各种路径,自重却是最基本的,犯浑那是小孩子的耍赖,在小时候,也许很管用,但是当独立面对自己的人生时,你终会发现,这条路行不通的。正如夏金桂的人生,先就被自己堵死了,又如何能抵达幸福和快乐?

作者:阿五,本文为少读红楼原创作品。欢迎关注我的头条号:少读红楼,为你讲述不一样的名著故事。

评论(0)

二维码